【聚焦】养殖户遭遇供应链之殇:先埋蛋还是先埋鸡?

2020-02-18 15:32:15 admin 143

编者按:2月5日,孟津县凡达饲料厂和河南金硕康饲料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民打电话向中国物流股份有限公司求助。受疫情影响导致当地的养殖户无料可饲,已有2万余只小鸡被活埋,周边200多万只鹌鹑也岌岌可危,同时,中国物流在洛阳市宜阳县柳泉镇扶贫的10万只鹌鹑也将在一天后断粮。双方联动,中国物流河南公司迅速帮忙协调派车前往中储粮油脂公司(新郑)将60吨豆粕运到孟津县凡达饲料厂,并将180吨豆粕运达河南金硕康饲料有限公司,成功化解两家企业饲料生产危机,此举也保证了中国物流对口扶贫的鹌鹑厂正常运转,免于返贫危机。

“我们囤的鸡饲料最多可以撑一个星期了,接下来如果饲料供应不上,家里五六千只鸡就会全部被活活饿死。”2月14日,湖北荆州市川店镇一位养殖户彭女士在电话中告诉《中国物流与采购》杂志社记者,她和同镇的大量养殖户陷入困境,几乎走投无路。
当前,为阻击疫情,诸多城市和地区选择封路、封村、封镇、封闭社区、小区,物流通道被人为隔断。而由于供应链断链,畜牧业受到重创的情形随处可见,销路被堵、饲料告急的声音在全国多地此起彼伏。

图片关键词

(图片来自网络)

鸡无料可饲,蛋堆积如山

春节之前,彭女士照例囤积了一批鸡饲料。“根据养殖数量,我基本上是半个月到荆州市区进一批饲料,偶尔也会和同镇的其他养鸡户一起,一周去拉一次饲料。”尽管每年春节期间,她都会比平时多囤一些鸡饲料,以防春节后饲料厂不能及时正常供应,但新冠肺炎的侵袭还是杀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现在,家里五六千只鸡开始‘饲料+田间野菜’混合喂养,但撑不了多久了。”彭女士无奈的说,如果一周内还没办法弄到饲料,五六千只鸡将会“全军覆没”。

除了饲料告急,目前鸡蛋也销售无门。彭女士还向记者反应,以前,每两三天就会有渠道商来收购她家的鸡蛋,而现在已经20多天无人问津了,导致家里的鸡蛋堆积如山。

这几天,彭女士试着自己主动联系渠道商们,他们都说:“超市都不开门,我们也收了鸡蛋也卖不出去啊,加上封路限制,我们也进不村。”眼看着鸡蛋即将过保质期,彭女士感到十分焦虑,毕竟这是一大家子最主要的收入来源,用她的话说“经济损失会非常惨重”。

她同时告诉《中国物流与采购》杂志记者,她所在的川店镇养殖户很多,一些更大的养鸡场将面临着更大的经济损失。
比如,镇上有一家大的养鸡场,一共养了几十万只鸡,情况更是不容乐观。据她透露,该养鸡场同样严重缺乏鸡饲料,而且已经囤积了五六百箱共计近20000颗鸡蛋。

随后,《中国物流与采购》杂志记者与川店镇镇政府取得联系,一位谭姓职员解释说,他们并没有禁止拉运饲料等物资的货车上路,只是出于疫情紧迫,在交通管制方面采取了比较严格的措施。

“因为车辆流动、人员流动会造成潜在的传染风险,所以我们要求车辆每隔三天,可以凭借村里开具的有效凭证件,当天进出一次村子。”在她看来,这一措施对于养殖户来说,是可以满足其拉运饲料和其他生活物资之需的。

对于养殖户面临的鸡蛋销售的问题,该谭姓工作人员认为,很多店铺受疫情影响暂停营业,的确使得当地的鸡蛋无法销售出去,积压严重。

对此她表示,川店镇政府已建议养殖户适当拿出一部分鸡蛋捐赠给当地村民。“毕竟物资紧缺,大家共度难关也是在情理之中。”

由此可见,当前在防控疫情期间,养殖供应链的供需两端均有影响。

一方面,疫情影响导致交通和物流受阻,不仅养殖饲料供应受到影响,成品物流也遭到限制,养殖业供给受到冲击;另一方面,疫情导致消费者不敢出门,大量餐饮和商业门店面阶段性关闭,消费需求有所下滑。


中国物流及时出手,为鸡和鹌鹑续命

“再过几天,由我们厂供应饲料的几百万只鸡、鸭、鹌鹑都要饿死光了!”2月5日一大早,孟津县凡达饲料厂和河南金硕康饲料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民打电话向中国物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物流”)一位负责人求助。

原来,他这两家饲料厂在春节前已经付款预订了600吨豆粕。但因为道路被封,派出去的司机在饲料生产厂门口排了5天了队还没拉回来,“估计还要再排队好几天才能拉上货。前面还有几百辆货车在等着!”电话那头,他的语气万分焦急,“现在饲料厂急需豆粕2000吨!”

与此同时,他还通过微信向中国物流上述负责人发来因缺少饲料、大量鸡鸭幼崽被迫挖坑掩埋的数段视频,令人触目惊心、痛心疾首。

“主要是受疫情影响,饲料生产企业刚刚开工,个别地方道路管制,饲料无法及时运达,而幼鸡两天没食吃就只能掩埋。”他介绍说。
情况紧急,刻不容缓!2月5日上午,经中国物流负责人协调,河南分公司迅速帮忙协调中储粮油脂有限公司(新郑)豆粕供应事宜,并安排运输车辆。

当天下午,中国物流总部就接到了河南分公司总经理柳宁的回复报告:“请领导放心,明早公司第一班车就去新郑拉饲料!” 据柳宁向《中国物流与采购》杂志记者介绍,上述饲料生产企业是1月30日开工的,本可以为养殖户正常供应饲料。但受疫情影响,多数上游饲料原料厂未能按期复工,加上各地物流运输也不通畅,因此一直无法满负荷生产,导致到了2月5日当地的养殖户无料可饲,已有2万余只小鸡被活埋。同时,和小鸡用同一饲料的洛阳周边200多万只鹌鹑也岌岌可危。

事实上,中国物流在洛阳市宜阳县柳泉镇扶贫的10万只鹌鹑也将在一天后断粮。

“在与原料厂以及其他排队的厂家详细解释我们紧急情况后,其实大家还是很理解的,于是我们优先拿到了一车原料,以解燃眉之急。”柳宁介绍。

随后在2月6日,中国物流河南分公司又派车前往中储粮油脂公司(新郑)将60吨豆粕运到孟津县凡达饲料厂,2月7日又将180吨豆粕运达河南金硕康饲料有限公司,成功化解两家企业饲料生产危机。

说到这里,柳宁长舒了一口气,“这两家饲料厂得以正常开工复产,从大的方面来说,使得可洛阳市大部分养殖企业和养殖户得以稳定运行。”他还补充说,此举也保证了中国物流对口扶贫的鹌鹑厂正常运转,“如果鹌鹑都饿死了,我们的扶贫成果也就毁于一旦,本来已经脱贫的农民很可能又要返贫。”

中国物流此次及时伸出援手,送达的何止是饲料,其大义之举无异于是为大量的鸡和鹌鹑续命!

图片关键词



“一刀切”管制不可取,养殖供应链亟需重塑

针对类似问题,2月12日,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发布《关于压实“菜篮子”市长负责制 做好农产品稳产保供工作的通知》,进一步压实“菜篮子”市长负责制,畅通农业生产资料物流通道,着力解决养殖场户断粮、缺料、缺药等问题,明确要求不得阻止饲料运输车、种畜禽运输车辆正常通行。 

但在实际执行中还存在一定困难。

比如,很多饲料和动保企业因复工条件苛刻无法如期开工,大量养殖户春节前的饲料备货即将消耗殆尽,很多地区的车上路拉饲料、原料和动保物资受到严管,而这迫使很多养殖场开始限制动物采食,部分养殖场则因无饲料而低价亏本销售,有的肉鸡售价低至1.5元/斤,而刚采购的种禽只能进行坑埋处理。

“客观来讲,养殖供应链断链,不全是物流的问题,而是整个社会的问题。”天津德利得供应链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运营总监恽绵对《中国物流与采购》杂志记者分析表示,问题的根源主要在于,各地方相关政府部门“一刀切”的管控模式。

在恽绵看来,应该才分出轻重缓急,不应该采用简单的“因噎废食”的做法,因为任何一种管控模式势必有着两面性。为了防控疫情,进行人员、车辆的全面管控是没有问题的,但这需要在经济发展基础和社会正常运转基础上进行科学的管控,而不是简单的“一刀切”式管理。

比如,物流人员、医务人员要与普通老百姓区别对待。据估计,物流人员总占比人数最多为1%,而这对疫情造成的风险是有限的,而对全社会来说物流服务又是不可或缺的。

与此同时,对于货运司机和物业人员的安全健康问题,企业和国家、社会的立场是一致的,企业自身也必须采取有效的防护措施,以保障员工的生命安全。

的确,从疫情期间暴露岀来的物流问题来看,不是没有车,而是司机难找。只有人员到位了,整个物流业才能畅通起来。

恽绵认为,“当前工业企业、流通企业供应链条的恢复应被高度重视,希望政府出台更加详细的政策措施,指导企业逐步向更加理性的、更加科学的管控模式去发展。

据恽绵推测,国内很多企业完全恢复生产,需要一年到一年半的时间,物流业全国业务量恢复则大约需要半年左右时间。
当前,疫情给养殖行业带来了最为残酷的生存危机,湖北的鸡、河南的鹌鹑只是一个缩影。

“从本次养殖业供应链断链的案例来看,我深刻体会到,目前国内的饲料行业供应链条还有待完善,尤其是在特殊时期,饲料行业从采购、生产、销售、运输等各个环节还存在衔接不畅等问题。”柳宁对此深有感触。

作为一家央企背景的物流公司管理人员,柳宁透露这几天,他正在思考重塑养殖业供应链,比如推出新型的供应链一体化解决方案,从“代采购+仓储+运输配送+金融”等多方面着手,为产业链提供从源头直至终端用户的一体化服务方案,为助力养殖业发展更便利的供应链服务。(本文将刊载于《中国物流与采购》杂志2020年第5期)